• 07 03
    2019

    积极财政与深化税改双管齐下,携手助力经济高质量发展

    发布者:中证品牌部 来源:

    财政如何优化支出结构?——“好用在刀刃上

    2019年面对财政收支矛盾相对突出的情况下如何能优化支出结构保障重点领域工作,财政部部长刘昆对此指出

     

    一是解决财政收支平衡问题。不该花的钱“一毛不拔”,该花的钱花好,花在刀刃上。主要是一方面,支持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用好工业企业结构调整专项奖补资金另一方面,综合运用政府投资基金、风险补偿、后补助等手段,引导企业加大科技投入,提升产业链水平,支持增强金融体系服务实体经济能力

     

    二是支持打好三大攻坚战。比如2019安排1261亿元中央财政专项扶贫资金,大气、水、土壤污染防治等方面的资金600亿元

     

    三是加大重点领域投入力度安排了中央基建投资5776亿元,同比增加400亿元,重点支持重大基础设施建设、创新驱动和结构调整,社会事业和社会治理、节能环保与生态建设等重大项目

     

    四是加强基本民生保障拟安排就业补助资金539亿元现代职业教育质量提升计划专项资金237亿元困难群众救助补助资金1467亿元城镇保障性安居工程专项资金1433亿元

     

    五是推动区域均衡发展安排中央财政均衡性转移支付1.56万亿元县级基本财力保障机制奖补资金2709亿元老少边穷地区转移支付2489亿元

     

    、积极财政如何“加力提效”?——做好“加减乘除”

    对于2019年积极财政政策将如何“加力提效”,财政部部长刘昆提出了“加减乘除”四个方面。

     

    刘部长提到,“加减乘除”中,最重要的是做好“乘法”,“放水养鱼”,用减税降费激发市场主体活力,提高居民消费能力

     

    做好“加法”,就是要加大财政支出力度。第一是拟安排中央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1.13万亿元,同比增长8.7%,重点增加对脱贫攻坚、“三农”、结构调整、科技创新、生态环保、民生等领域的投入。第二,拟安排地方政府专项债券2.15万亿元同比增加8000亿元,重点支持重大在建项目建设和补短板。

     

    做好“减法”,就是坚持政府过紧日子,大力压减一般性支出,严控“三公”经费预算,取消低效无效支出。

     

    做好“除法”,破除体制机制障碍,全面深化财税体制改革特别是要全面实施预算绩效管理,将预算绩效管理贯穿预算编制执行全过程,加快预算执行进度,做好预算绩效监控,更好发挥财政资金作用

     

    2.8%赤字率积极地,也是稳妥的,赤字率水平并不高

    今年我国赤字率安排为2.76万亿元赤字率预计2.8%。对于今年赤字安排如何考虑,刘部长提到,除了适当提高赤字率,中央财政还增加了特定国有金融机构和央企上缴利润,地方财政也将多渠道盘活各类资金和资产这方面也筹措了一部分资金,可以让我们不用过高地提高赤字率。

     

    从赤字规模看,我国赤字规模从2016年的2.18万亿元,到2017年、2018年的2.38万亿元,到今年的2.76万亿元,规模还是持续增加的,今年比去年增加了3800亿元,这已经体现了积极财政政策“加力提效”的要求。

     

    从赤字率看,2016、2017年都是2.9%,2018年是2.6%,今年预计是2.8%,始终控制在国际通用的3%控制线以内,和世界主要经济体相比,我国赤字率水平并不高,这个安排综合考虑了财政收支、专项债券等因素,也为今后宏观调控留出了政策空间。

     

    “减税大餐”“主菜”是什么?——深化增值税改革

    对于今年实施更大规模减税降费方面,刘部长提到在减税方面,今年除了实施年初已经明确的对小微企业实施普惠性税收减免,以及全面落实修改后的个人所得税法外,还将进一步深化增值税改革。

     

    一方面,注重突出普惠性,将制造业等企业现行16%的税率降到13%,将交通运输业、建筑业等行业现行10%的税率降到9%,确保主要行业税负明显降低。

     

    另一方面,我们注重与税制改革相衔接。关心增值税改革的朋友都知道,从2017年7月1日增值税税率由17%、13%、11%、6%四档简并到17%、11%、6%三档之后,2018年5月1日起又下调至16%、10%、6%三档,这次又进一步调整到13%、9%、6%三档,将有利于继续推进增值税税率三档并两档。在降费方面,明显降低企业社保缴费负担,下调城镇职工基本养老保险单位缴费比例,各地可降到16%。

     

    增值税改革从试探到深化

    我国税种较多比如增值税、消费税、所得税、车辆购置税、车船税等等,按照税负是否可以被转嫁,分为间接税和直接税间接税主要有增值税消费税等,直接税所得税、车船税等

     

    我国增值税的改革大致可以分为四个阶段分别初期试探、基本成型全面改革以及深化改革。

     

    第一阶段初期试探(1979-1993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为改革当时我国流转税制度的主要税种工商税带来的重复征税问题,1979年初,财政部税务总局开始对开征增值税开展可行性研究, 认为增值税是克服工商税重复计税的有效办法, 是我国税收制度改革的方向。随后在1982年1984年分别颁布《增值税暂行办法》和《中华人民共和国增值税条例草案》。

     

    第二阶段:基本成型(1994-2003年。此阶段主要是进行分税制改革。实施分税制改革的同时完善了增值税制度,主要是扩大了增值税范围到全部工业生产环节商业流通领域,统一抵扣范围实行价外税模式,纳税人分为一般纳税人和小规模纳税人等等

     

    第三阶段:全面改革(2012-2016年)。这一阶段主要是进行营改增的改革。营改增之前我国流转税领域增值税和营业税并存的现象,使得存在重复征收的情况,因此这一阶段实施了营改增改革这一过程分三步走,首先是部分地区、部分行业试点,然后部分行业全国范围试点,最后全面推开营改增试点。

     

    第四阶段深化改革(2017年至今)这一阶段配合了供给侧结构改革推进减税,优化税率结构2017年7月1日,增值税四档减至三挡取消13%的税率,二是从2018年5月1日起, 纳税人发生增值税应税销售行为或进口货物, 税率分别调整为16%与10%,三是统一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标准,到本次两会决定将制造业企业增值税由16%调到13%

     

    2017全年我国直接税收入6.20万亿元,间接税收入8.23万亿元,后者占比达到57%。其中,增值税税收收入将近5.64万亿元间接税收入将近69%,当年全国税收收入的39%,可以说增值税我国当之无愧的第一大税种。

     

      

     

    增值税作为一种价外税,税收负担为最终消费者,因此理论上增值税率的变动不会影响企业的利润,但实际情况却是,增值税率的变动影响了企业与消费者在商品价格上的博弈,同时还影响企业与其上下游产业链上的企业的议价能力,所以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增值税率的变动间接影响了企业的成本,因而降低增值税,能够降低企业负担。

     

    增值税改革释放千亿红利,聚焦经济高质量发展

    根据中信证券测算显示,预计2019年增值税减税规模在6000-7000亿元,国泰君安证券预估2019年增值税减税规模在8000-9000亿元,天风证券认为,如果增值税16%税档下调3%,其余税档不变,理论上最多可以减税6684亿元。综合目前市场上的观点来看,增值税减税效果相对悲观的数额也在6000亿元左右

     

    这仅仅是增值税这一个项目,如果再考虑到企业所得税、降低社保费率等多方面减税降费政策的实施,今年财政政策力度不可谓不大。尤其我们看到此次增值税税档16%下调到13%,从政府工作报告的表述上来看,制造业企业是主要目标(当然具体政策出来之后也可能会有其他行业),而制造业企业经营的稳定与否对于稳就业、稳增长来说都具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来源 | 中证金葵花研究部 王硕

    王硕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